与其外祖父的目标相比

与其外祖父的目标相比

1964年东京获得奥运会主办权时,领导日本的正是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。当时,日本用那次赛事向人们展示,毁灭性的世界大战过后,日本已在经济和外交上获得了重生。如今,安倍则希望能带领日本摆脱长期以来的经济停滞与痼疾再创辉煌。

当国际奥委会(ioc)在东京、马德里和伊斯坦布尔三座城市中选定东京之后,安倍表示:我希望这届奥运会能够成为日本扫除15年通缩和经济下滑状况的发端。

据英国《金融时报》9月12日报道,日前东京第二次赢得奥运会主办权,虽然安倍晋三欲像1964年申奥成功时一样,再次重振日本经济得到世界认可,但是现在的日本却已经不具备后发优势。

然而《金融时报》却指出,要想让奥运会成为日本复兴的象征,安倍的征途则处于更早期、更具不确定性的阶段。与其外祖父的目标相比,安倍经济学(abenomics)的目标有些微不足道。如今的日本不再享有那种追赶世界的后发优势,而安倍为激发增长潜力对这个成熟经济体进行的调整才刚刚开始。2020年奥运会的影响将小于1964年奥运会,因为日本的经济规模已变得更为庞大,所需重建规模也要小一些。

阅读次数:
 

上一篇:不断完善服务体系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